12 再入雪山

西海国联军在东倭国战场与古罗克的决战迫在眉睫,而祁远成和华半雪也再次踏上了前往三圣峰的征途。

路上,祁远成问道:“学姐,你曾经有进山的经验,我们此行你有什么建议?”

华半雪提议道:“上次也是误打误撞才有奇遇。这次我们必须稳扎稳打才行。”她想了想,说:“我们还是先到西康林州,再到三圣峰附近,找到当时带我们进山的向导。”

祁远成惊奇道:“你是说跟那位宋代传奇读石者扎西同名的小向导?”

华半雪笑着点了点头,说:“这位扎西小哥虽然只是普通人,但我总觉得冥冥之中,他和那位读石者前辈有奇妙的关联。而我们跟他也有莫大的缘分。”

祁远成说:“学姐的感觉一向准确,我们就按你说的路线,先到扎西向导的村里。”

两人路上丝毫不耽搁,选最快的路径,乘飞机到西康林州,又不惜成本租了辆越野车雇了司机,一路跋涉到了扎西所在的小村,璞克乡。

一到村里,华半雪便打听向导扎西的下落,但让她失望的是,村里人告诉他们,扎西昨天刚刚带着一队登山爱好者进山去了,最快也要一周后才回来。

华半雪有些焦急,毕竟如空行所说,古罗克迟迟不动,恐怕是在谋划什么阴谋。他们的时间紧迫,每拖延一分,便有一分风险。

祁远成安慰华半雪道:“学姐,着急也没用。我们不如问清扎西他们的去向路线,加急追上去?”

华半雪点了点头,眼下也只能如此。

两人找到跟扎西熟悉的其他导游,打听他进山的路线。原来,这一队登山者是来自北冰国登山会的专业人士,恰好选在此时进山。而唯有扎西对这条路线最为熟悉,便成了带他们进山的向导。

祁远成和华半雪两人备齐了装备物资,也请了一名向导,沿着扎西等人的路线追随而去。

刚刚进山不久,向导便为难地对两人说:“两位,这前面就是扎西他们攀登的方向,但我从来不曾走过这条路,恐怕不能带你们前进了。”

华半雪诧异地问:“我看前面的路并不险峻,为什么你不能再走?”

向导说:“两位,你们不知道。这山里有两点最可怕,一是这险峻的山势,另一个就是诡异多变的天气。这里的山势虽然看似平缓,但却有多个风口交错,完全无法预测天气。”他畏惧地看了那个方向一眼,说:“除了扎西,我们这些向导没有人能平安从那里回来,所以——”

祁远成拍了拍向导的肩膀,说:“我们明白了。”

向导忍不住劝他们道:“我看你们两人并不是专业的登山者,为什么要好奇去那里?听我的劝,在山脚下转转就尽快回去吧!”说完,便自行回去了。

华半雪见向导走远,便担忧地对祁远成说:“远成,连这里本地的向导都这么担忧,我们——”

祁远成笑道:“学姐,你别太担心,毕竟咱们可是源场力者啊!”说着,他伸手接过华半雪身上的一个背包,说:“前面路还远,我帮你背着。”

两人一前一后按照向导大概指出的方向朝雪山里行进着。一路上,祁远成还释放出蛊雾,四下探寻着生物的踪迹。不知是否雪山气候恶劣,祁远成的蛊雾扩散的范围远不如以往,扩散出几百米就断了了联络,这让他有些沮丧。

“或许是这里的低温,让你的蛊雾失去了活性。”华半雪推测道,“毕竟它们仍旧是微生物性质的物体。”

祁远成点了点说:“学姐,看来这个能力在此效果不佳。”他抬头朝远处望着,说:“学姐,你在原地稍等。我升到半空中去看一下。”接着,他纵身飞起,到百余米高空朝四下张望。好一会儿,他才降了下来,有些失望地说:“风雪太大,根本看不到远处。”

华半雪担忧地说:“但这路上并无明显的人类足迹痕迹,一种可能是我们走错了,另一种可能是他们经过的时间太久,痕迹已经被风雪掩盖了。”说着,她微微闭目,试探着发动精神源场力向四下探测,但没多久也皱着眉睁开眼,说:“奇怪,我的力量虽未能全部恢复,但这种近距离的探测应该不成问题,但实际上探测的范围却也超不过1公里。”

祁远成道:“那也比毫无头绪要强。我们只要沿着这个大方向走,加上你的精神力探测,应该很快就能发现他们的踪迹。更何况,我们两个人的机动性要比大部队强,行进速度一定更快。”

两人互相鼓劲打气,就这样走走、测测,走了大半天的路程。

由于连续的行进,华半雪有些吃不消。祁远成提议先稍事休整。两人躲在一处背风的岩石后面,取出干粮补给起来。华半雪还不忘取出信石,抽空补充能量。

突然,华半雪神色一动。她有些惊喜地说:“远成,我似乎有发现!”她站起身,朝他们行进方向偏北的位置指着,说:“我感应到在那边,有生物活动的迹象,距离大约2公里,看样子应该是一群人。”

祁远成道:“学姐,你在此地稍等。保险起见,我先飞过去探探路。”说着,他也顾不得吃东西,紧了紧衣装,朝华半雪指向的方位飞了过去。。

果然,飞了5分钟左右,祁远成就看到下方的雪地上有一个营地,里面错落安置着5、6个帐篷。他没有着急降落下去,而是仔细观察起这个营地来。渐渐地,他发现了情况好像不大对劲。下面的营地似乎遭遇了什么不寻常的事,有两个帐篷是撕裂开的,营地地面上还散落着不少物资,甚至还有斑驳的血迹。

祁远成看着营地里慌乱奔走的人们,心里一沉。他判断这个营地极有可能是遭受了什么人或是什么动物的袭击。他注意到下方忙着搬运物资的人里,大部分都是身体高壮的北冰国人模样,只有一个是身材不高,但很灵活的东洲人。

最新小说: 我家盥洗室有个副本 命运支配者 帝临赋 一剑 魔法序列 重生之万丈剑芒 陈洋苏如烟 我只想安静的做神豪 大唐疑云录 快穿总被宿主反套路